健康報網首頁

潘柏申:經得起時間的“檢驗”

2019-05-27 18:10:08 來源:健康報

□特約記者 宋瓊芳 齊璐璐


2019年5月6日,2018年度上海市市長質量獎頒獎儀式舉行。這是上海市人民政府設立的最高質量榮譽,潘柏申榮膺該項殊榮。潘柏申,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檢驗科主任,中國醫藥教育協會檢驗醫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,中華醫學會檢驗醫學分會第九屆委員會主任委員,公認的我國現代檢驗醫學行業發展的領路人之一——他無數次“外揚家丑”,用無數個“殫精竭慮”的日子與無數個“明察秋毫”的時刻,實踐著他的諾言,讓他的“檢驗”經得起時間的檢驗。


“每一個標本、每一份數據背后,都是鮮活的生命——我們必須牢記!”這句話,潘柏申說了不知多少遍。

“必須外揚的家丑”

每次,只要一說檢驗科“醫生守則”,潘柏申就會“老生常談”起一個10年前的真實故事。

那是一個平靜的上午,10點半左右,檢驗科接到電話:一位肝外科醫生反映,今天病房有兩位病人的檢測數據似乎與臨床不符……語氣忐忑。

從不放過工作中每個“似乎”,潘柏申立即復查,果然發現檢驗出現重大失誤:一名工作人員誤將兩位肝移植病人術后檢查的標本位置錯換了——原本恢復良好的病人,結果“病情有變”;原本情況不樂觀的病人反而“好轉了”。當時,臨床醫生已在討論是否根據檢測結果對“情況不良”的病人進一步穿刺檢查。幸而及時發現問題,避免更嚴重的事故發生。之后,潘柏申帶著相關工作人員來到那兩位病人的病床前和臨床醫生面前,坦誠訴說工作失誤,并向病人鞠躬道歉。

這個故事,對潘柏申而言,是“必須外揚的家丑”,為什么?“因為我要讓所有檢驗科醫生都知道,我們面對的每一個標本、每一份數據背后,都是鮮活的生命!我們不容許有一點點失誤,因為生命不容許受到任何損害!”他說,“所以這事,必須年年講,一直講!”在他看來,一個科室要建立聲譽很難,而更難的是維系這份聲譽,因為只要一個差錯,就可以毀掉之前苦心經營的所有,因此,唯有認真、更認真面對工作中的每一個環節、每一個時刻。

2018年,中山醫院檢驗項次數達到5000多萬——檢驗項目逐年攀升,檢驗科工作量驚人,然而檢驗“水準”不降反升,已成中國最佳檢驗醫學專科之一。在潘柏申的帶領下,中山醫院檢驗科成為上海首家通過ISO15189認可的實驗室,獲得首批國家臨床重點專科建設項目,成為檢驗醫學的“亞洲標桿”。

“準、快、好、新”,這是潘柏申為檢驗科“銘刻”的4個關鍵字:不斷提高檢驗質量,不斷加快檢測速度,不斷改善服務態度,不斷應用先進技術。他為檢驗科建立兩套核查制度:一組人員負責核查檢測過程有無異常,另一組人員負責判別檢測結果是否符合病人病情,及時將檢測結果發布臨床。科室還有一條規矩:檢驗人員一旦發現特殊情況,必須親自打電話給開具檢驗醫囑的臨床醫生,仔細告知病人詳細的檢驗結果,以免誤診和漏診。

“質量就是生命線”,這是他多年來信奉的信念。為此,他提出醫學檢驗“五全”管理理念:“全要素覆蓋、全時段控制、全人員參與、全層面改進、全方位管理”,從而構建起具有“中山特色”的質量管理體系。在中山醫院的實驗室管理中,重要環節的質量指標可以實時監控、定期回顧、持續改進,實現檢驗前、中、后的質量控制,全面提升醫學檢驗質量。

創新科學理念,實效管理措施,最終在每一位患者、每一張檢驗報告單上“開花結果”。中山醫院的檢測速度“上海第一”——急診報告1小時可取,門診生化報告不超過2小時,門診免疫項目報告僅需4小時,華東地區病人“一日就醫”的夢想就此實現。

潘柏申一直有兩個愿景,也是他讓自己扛上的兩份沉甸甸的責任——鑄造中國檢驗學科高峰,推進中國檢驗醫學進程。

為此,建立標準、組織培訓,他致力推動中國醫學檢驗質量快速追趕國際前沿,打造臨床醫學檢驗的“中國標準”。截至2018年,他主編或參編的衛生行業標準達15項、臨床應用建議及指南共識達20項,目的只有一個:“進一步規范中國醫學檢驗主力軍——三級綜合性醫院檢驗科的組織結構、管理運行和環境設施。”而助推我國檢驗醫學行業“頂天”的同時,也要“立地”——他積極推動和參與“基層檢驗人員教育”活動,以面對面授課與網絡遠程教育相結合的模式,迄今已培訓超過3000家縣鄉級基層醫院的近4000名檢驗技術骨干,建立93家地區性培訓基地,大大促進基層檢驗工作者的素質與能力提升。

“危機感讓我們永不停步”

1982年,潘柏申從上海第一醫學院(今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)醫學系畢業,來到中山醫院,1987年進入檢驗科,從此在醫學檢驗領域奮斗30多年。他是中山醫院檢驗科一路蓬勃發展的見證人,也是醫學檢驗從“純手工操作”到進入“自動化、智能化、數字化時代”的親歷者。

“我們的檢測分析儀器、試劑和方法越來越高端,硬件水平與最先進國家相比也毫不遜色。但是,我們不能就此滿足——因為在許多理念上依然落后。我們有沒有好好想過:自動化、智能化、數字化,對檢驗科的發展會帶來什么?”潘柏申反思。

這個故事,也是他時常提起的:有位病人,肝臟不適,輾轉多家醫院,肝功能檢查都提示結果正常。病人來到中山醫院,肝腫瘤外科吳志全教授接診時,想起潘柏申說過一句話:“最簡單的血常規,也許能提示疑難雜癥解決思路。”于是,給病人開了血常規檢驗。隨后,檢驗科醫生告知病人可能患有血液系統疾病——因為在顯微鏡下觀察到血液細胞異常。由于這一提示,病人進一步檢查,最終病情明確——淋巴瘤,很快接受正確有效治療。

“科技發展,應當推動我們向臨床靠近,而不是拉遠了距離。我們不能單出一個報告就算完事,而是需要更好地服務于臨床醫生病人。”潘柏申說,“隨時隨地聽取臨床意見和要求,互相合作,才能實現雙贏甚至多贏:配合臨床,造福患者,提升自我。”

智能化時代,作為檢驗科醫生,是感到輕松還是害怕?潘柏申常發出“不和諧音”:“難道我們可以對即將來臨的威脅無動于衷?”在他看來,檢驗科醫生固然可以享受智能化帶來的便捷:試劑添加將不需要人工操作,儀器自動添加又快又準;使用無人機進行標本傳輸,省心省力;報告分析由計算機代替,更加規范、科學、準確。“我們確實更省力了、風險也更小了,但另一個問題是:還需要我們干什么?就檢驗科而言,真正需要的是機器無法擁有的專業經驗——是用多少兢兢業業的努力付出積淀而來的智慧,是用多少如履薄冰的日日夜夜鍛造而成的敏銳。”

智能識別、遠程閱讀,潘柏申欣慰地看到先進科技促進各級醫療機構、各個區域醫療技術的同質化,從而提升學科整體水平,但同時必然“優勝劣汰”。“在飛速發展的當下,我們必須思考和尋找未來的方向,才不會被時代的洪流所淹沒。”他坦言,“例如,我們檢驗科人員,也應當參與數據軟件編程、參與人工智能的創新研發,把我們工作中的需求與現代科技更完美地結合,從而推動學科進步,同時更突顯我們自身的價值所在。”

同樣,大數據時代讓很多人看到巨大契機。“智能化質量控制、自動審核報告、建立參考范圍、預測分布趨勢,從而進一步提升檢驗速度與質量——如果能將大數據分析真正用好,確實可以帶給我們超乎想象的收獲。例如,檢驗科需要大量耗材和試劑,每月備貨多少、進貨多少?每周、每天都有哪幾個抽血高峰時段?通過大數據分析,對于科室和人員管理,緩解就診壓力,都有至關重要的作用。”潘柏申說,但同時,他也看到“暗礁險灘”,“只有穩定、可靠的數據才能合并運用,就好比一把筷子如果長長短短,怎么用?只有一樣長短,才有實際效用。因此,這對未來數據的同質化——準確、科學、規范,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

他笑言,自己的“危機感”總是很嚴重。“應當學會警惕和警醒,才能看得更遠、更高、更深。”“盲目樂觀,只會‘自取滅亡’。今天的成績是昨天努力的結果,明天的輝煌需要今天的繼續努力,否則我們就只能永遠停留在昨天——所以,要經得起時間的檢驗,我們永遠都不能停下腳步!”


分享到:
0

相關新聞

推薦閱讀

熱度排行

相關鏈接

關于我們 | 網站聲明 | 報社活動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4621663 18811429641

特別推薦

健康報網手機版
马会公式规律